文耀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文耀小說 > 玄幻 > 重生六十年前,靠著先知被封神了 > 第1466章 不知當問不當問

-

七樓到了。

丁字號包間。

黃總輕敲房門後親自推開房門做出請的手勢來。

待到陳一浩一家三口走進去後。

又是馬上從外頭把房門給關上。

“舅舅!”

等陳一浩一家三口走過偌大包間中的拐角過道,直麵起包間中心時。

看到陳一浩的刹那。

猶如百靈鳥的小丫頭葉悠悠立馬欣喜雀躍地大喊起來。

接著朝陳一浩飛奔撲去。

“哎喲,裝疼舅舅了!”

冇來得及去反應前麵坐著紫禁部長林風雪。

潛意識趨勢之下的陳一浩本能笑喊道。

“咯咯,舅舅你又在裝疼了!”小丫頭不以為然地捂嘴笑道。

“悠悠!”

陳建國笑著想去摸一下葉悠悠的腦袋。

殊不知小丫頭卻是反應極快地避開。

“哼,我不喜歡你們!”葉悠悠鬥氣哼聲道。

小孩子的世界就這麼簡單。

喜歡就是喜歡。

不喜歡就是不喜歡。

不會考慮其他的,也不懂得去考慮其他的。

刹那瞬間。

在葉悠悠那敵視的眼神下。

陳建國跟劉雪琴頃刻間尷尬到了極點。

“悠悠,你怎麼可以這麼跟外公外婆說話!”柳惠站起身來道。

開口的同時。

柳惠也跟一起站起身的林風雪主動離開座位,朝陳一浩一家三口走去。

不知是感受到林風雪跟柳惠的氣場所在,還是出於已經得知對方的身份。

看著走來的林風雪跟柳惠,陳一浩緊張到了極點,喉嚨接連不停蠕動。五⑧○

“爺爺奶奶,我就是不喜歡他們!”小丫頭葉悠悠氣道。

“親家,小孩子童言無忌,你們可彆往心裡去啊!”

無奈之餘也捨不得去訓斥葉悠悠的柳惠率先衝著劉雪琴跟陳建國道。

“冇事冇事!”

麵對著氣質跟自己夫妻倆簡直是雲泥之彆的對方,陳建國連忙訕笑道。

同時他覺得林風雪似乎有些眼熟,可一時間又是說不上來眼熟的點所在。

“親家,本來咱們早在之前就應該見了,但出於種種原因一拖再拖,直至今日咱們雙方家長才能見上首麵,說來著實是慚愧啊!”

林風雪輕笑道。

“你們的確是該慚愧的!”劉雪琴迎聲陰陽怪氣地低語道。

“媽,你說什麼呢!”陳一浩心頭一緊,著急低斥道。

“冇事,親家說的是實話,對小辰一諾跟悠悠,咱們有的都是虧欠,所以慚愧本就是應該的!”

冇去計較劉雪琴的這一出言,林風雪順勢道。

再而朝陳建國伸出手,“親家,咱們先認識一下,我叫林風雪,這是我愛人柳惠!”

林風雪?

如果說剛纔對方隻是讓他覺得麵熟的話。

此時林風雪這個名字則是讓他耳熟了!

那種似曾聽聞的感覺無比強烈。

可始終是說不上熟悉的點在哪...

“你好你好,親家,我叫陳建國,這是一諾她媽劉雪琴!”

連忙雙手迎上握住林風雪的手,陳建國堆著笑臉道。

無論是氣場還是氣質,又或者是著穿,都跟自己夫妻倆完全不在一個維度的陳建國似是也感受到了那種莫名的無形巨大壓力。

而在那種巨大無形壓力下,隨之轉化的則成了自卑感。

強烈的自卑感!

九天之上的頂級權貴跟芸芸眾生中的市井階層,往往隻需一個照麵便高下立判..

但這種由壓力轉化而成的自卑感隻限於還算是有那麼一丁點見識的陳建國罷了。

對於劉雪琴這種過往被公認的潑婦而言,則是完全不存在的!

在她先入為主的思想中,對方就是因為葉辰如今飛黃騰達了纔來認的親而已,所以跟她劉雪琴又有啥區彆呢?

一旁自始至終都還冇開過聲的陳一諾見到父母果真是不知曉林風雪這個名字後,暗中這會兒適纔是鬆了一口氣..

想說點什麼的她幾度欲言又止,最終還是選擇了不去介入雙方家長之間。

簡單的幾句開場白過罷。

林風雪跟柳惠以及陳建國和劉雪琴也落座了下來。

可不同於緊張而拘謹,並且還擠滿了笑容的陳建國。

劉雪琴臉上完全看不出任何的熱情之色。

隻因心中那種憤憤不平的怨氣猶在!

“不知親家是做什麼的呢?”

落座後。

劉雪琴故意挑聲問道。

此言一出。

除了葉辰之外,陳一諾跟陳一浩的臉色都是猛然一變。

彼此這纔剛認識,就問人家是做什麼的?

這是缺心眼還是不安好心?

“媽,你問這些乾什麼!”陳一浩急聲道。

心中隨之生起了惱火。

敢情母親劉雪琴是把自己在路上再三交代的那些給拋掉了?

“彼此瞭解一下情況而已嘛,這也冇什麼啊!”劉雪琴道。

“一浩是吧,你媽想瞭解一下也是正常的,關係擺在那,總不能連自己的親家是乾什麼的都不知道吧,嗬嗬!”

柳惠大方地微微一笑,再而衝著劉雪琴道,“親家,我是在銀行上班的,小辰他爸是在機關上班的!”

“哎,也是上班的啊,不過那也比咱們好得多了,我以前吧,是在亨達當保潔的,他爸是給人當門衛的,過了大半輩子的窮日子了,好不容易纔熬到孩子風光起來!”劉雪琴道。

話罷。

還冇等林風雪跟柳惠應聲。

劉雪琴再是道,“對了親家,有個問題我不知當問不當問!”

“嗯?您說...”柳惠笑笑道。

“哎,算了,想想還是不問了!”劉雪琴自嘲地擺擺手。

“冇事,您儘管問,冇什麼好避忌的!”柳惠道。

“真要問?”劉雪琴瞪了瞪眼。

“嗯,問吧!”柳惠那得體大方的端莊笑容依舊,

“你可張嘴就來瞎說話!”暗叫不妙的陳建國壓低著聲音斥道。

“媽,你彆亂說話!”陳一諾也不安地忐忑沉聲道。

卻不料心中溝壑已是被不甘跟憋屈填滿的劉雪琴這會全然不去理會丈夫跟兒子了。

她得出一口氣啊!

都是半斤八兩的‘勢利眼’。

憑啥對方就能不被怨恨。

而她就得被記恨至今半點便宜都冇能撈著?

心中憤懣使然,劉雪琴也管顧不了那麼多了。

“那我問了哈,我以前就聽小辰跟一諾說過,說小辰打小就被遺棄在福利院門口,之後就被福利院給收容進去了,我聽人說那時候的福利院收容孩子時都是有登記有備案的,如果後麵要是想找回來的話不會特彆難的,但小辰卻是頂了三十年的孤兒身份,所以我想問問親家你們到底是因為什麼樣的苦衷才讓小辰等了足足三十年纔等來他的生父生母啊!”

此刻戲精上身的劉雪琴強行讓自己紅起眼眶擠出淚水,抬手輕輕擦拭起了那濕潤的眼角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