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耀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文耀小說 > 玄幻 > 農門福妻全家是反派 > 第1114章 番外(八十八)

農門福妻全家是反派 第1114章 番外(八十八)

作者:上官楠兒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3-05-26 13:35:22 來源:myshulou

-

靈堂上擺放著一具棺材,四周掛著白綾,而穿著喪服的謝承錦和陸芷雲等人跪在棺材麵前。

在他們的麵前擺放著一個盆,盆裡燒著紙錢。

林大娘走了。

臨走之前,她有了兒子和兒媳婦,有了為她養老送終的人,走得特彆安詳。

謝承錦給她挑了最好的棺材,然後找了和尚為她超度,再給她挑了個風水寶地。墓碑上的文字也想好了,就寫‘慈母林氏之墓,兒謝承錦留’。

幾天後,白事完成了。

陸芷雲拿著藥膏塗抹在謝承錦的臉上,說道:“你要是喜歡這裡,我們以後再回來。”

“回來是要回來的,但是不是長住,而是來為娘掃墓。”謝承錦說道,“雲兒,在我失憶期間,真是辛苦你了。”

“我們是夫妻,夫妻本來就是一體的,你在哪裡我就在哪裡。”

“雲兒,等為娘守一個月,我們就回去吧!”

“好。”

一個月後,謝承錦和陸芷雲把家裡能用的東西留給了村裡的人。

村裡的人得了東西,又見兩人準備離開,一時間有些感慨。

“林大娘剛走,你們也要走了。你們有什麼打算?”

“我們打算回老家。”陸芷雲說道,“多謝各位鄉親的關心。放心好了,我們有去處。”

“我們到現在還覺得像是做夢一樣。”旁邊的人說道,“初一剛來的時候,我們還挺怕他的。他臉上的傷太嚇人了,我們以為他……這些日子我們也明白了,初一不是壞人,他心甘情願地伺候了林大娘這麼久,比許多親生兒子還要好。林大娘是有福氣的,最後還得了這麼好的兒子。以前是我們太迂腐了。”

其他人附和。

從外麵傳來馬蹄聲。

謝承錦聽見這聲音,知道是他們的人趕來了。

他對村裡的人說道:“這裡的東西你們喜歡的都可以拿走,不過房子我得留著。我和夫人以後有空會回來為娘掃墓,到時候總得有個住處。”

“放心,我們幫你們看著房子。”

謝承錦道了謝,拉著陸芷雲的手走出門。

村民們跟著他走出來。

當看見院子裡站著那麼多玄衣人,而這些玄衣人的旁邊都有一匹馬時,村民們有些受驚地後退幾步。

“主子,王爺有令,我們得趕回京城了。”其中一個玄衣人說道。

謝承錦點頭:“嗯,知道了。”

“見過大小姐。”玄衣人再次向陸芷雲行禮。“大小姐,王妃交代了,為了節省時間,她和王爺先走一步,他們在李家鎮等你們。”

“知道了。”陸芷雲說道,“我們馬上動身。”

陸芷雲對村長說道:“村長,那我們先走了。”

“好……好……”村長整個人都是懵了,完全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

什麼王爺王妃的,他是不是還在做夢,要不然怎麼會聽見這種戲文裡纔有的稱謂?

“村長,這兩人到底是什麼人啊?什麼王爺王妃的,是不是在唬我們?”

“我哪知道這些?”村長說道,“他們犯不著唬我們吧?他們馬上就要走了,唬我們有什麼好處?這房子本來就是他出銀子修的,我們村的人也不可能貪他的房子,實在犯不著為這點事情撒下彌天大謊。”

“那王爺王妃是誰呀?他們是誰呀?”

初一和陸芷雲的真實身份是什麼,這成了村裡不解之迷。直到很多年之後,村裡的人見到回來掃墓的陸芷雲和謝承錦,從伺候兩人的仆人那裡知道了他們的身份,一時間唏噓不已,懊惱不已,這是後話。

夫妻兩人騎著馬趕路。

兩天後,他們終於抵達李家鎮,與正在李家鎮欣賞燈會的陸羿和慕思雨彙合。

接下來便是趕路時間。

幾個月後,緊趕慢趕的,他們終於抵達京城。

京城的城門重新修葺了,瞧著非常氣派,就像現在的時局。

為君者年輕,當官的年輕,以至於整個皇城看起來都年輕了許多。

“那是陸王和陸王妃吧?”

“真是他們,看來陸家又有好事了。”

“陸家二小姐與宋家的親事也該提上日程了。陸家再不急,宋家也急了。兩人的婚事一拖再拖,小宋大人的眼珠子都快望穿了。”

“要說小宋大人對陸二小姐真是拿在手心裡寵著。以前大家都說當女要當陸長女,現在大家都說當女要當陸次女。清兒小姐的福氣比大小姐還大。”

謝承錦拉著陸芷雲的手,說道:“這些人真是閒著無聊,看來這幾年惠帝降低了稅收,讓他們的日子過得太好了,以至於滿嘴的胡言亂語。”

“他們也冇說錯。”陸芷雲說道,“宋公子對妹妹的感情人儘皆知,妹妹的確是個有福氣的。不過,有句話他們說得不對,我的福氣不比妹妹少。夫君,彆人說什麼影響不了我,你也不用在意。對他們來說,我們姐妹不過是閒著無聊的一個話題。什麼福氣不福氣的,那從來不是男人給的東西。”

“你呀……”

陸府門口。

陸芷清飛奔而來。

“姐……”

陸芷清騎馬從外麵飛過來。

她見著人群中的陸芷雲,從馬背上躍下來,撲向陸芷雲。

陸芷雲連忙接住她。

“姐……”陸芷清抱著陸芷雲不放。

陸芷清長得高挑些,身材勻稱。陸芷清長得更精緻,但是在陸芷清麵前瞧著小巧了許多。在身高方麵,陸芷雲有硬傷,陸芷清更占便宜。

此時高挑的妹妹抱著小巧玲瓏的姐姐,她的熱情讓溫雅的姐姐快要窒息了。

宋晗之趕過來時,看見這個場景,連忙把陸芷清拉開幾步:“姐姐快要無法呼吸了,你輕點。”

謝承錦正在和陸羿說話,並冇有發現這裡的情況。等他過來時,陸芷清已經把陸芷雲拉開了。

“怎麼了?”謝承錦見陸芷雲的臉色不對勁,瞧著紅潤了許多。

“冇什麼。”陸芷雲說道,“咱們快進去吧!這一路奔波,我快散架了。”

“姐,你這身體不行。”陸芷清環住陸芷雲的肩膀,一副放蕩不羈的樣子。“我告訴你,要是換作是我,彆說隻是幾個月的行程,便是幾年也不在話下。外麵的天地那麼大那麼美,我也想出去看看。可是宋晗之最壞了,他就怕我離開京城不會再回來一樣,非要我留在京城等你們,說什麼你們在回來的路上,我要是在這個時候趕去找你們彙合,指不定在路上就錯過了。你說他是不是故意誆我?”

“你呀,就知足吧!”慕思雨走過來。“我和你爹遠離京城不假,但是京城發生的事情瞞不過我們的眼睛。這些年來,要不是晗之為你兜底,就你的性子,這京城還不夠你翻個身的。”

邢佳詩挺著肚子走出來,見著慕思雨等人連忙行禮。

邢佳詩的旁邊有個圓潤的小姑娘。小姑娘一雙眼睛好奇地看著慕思雨,那雙眼睛特彆有神采。

“九竹妹妹,這位就是你心心念念想見見的陸王妃,我的婆母,你未來的婆母。”邢佳詩為柳九竹做著介紹。

柳九竹臉頰紅潤,嚮慕思雨行了一個禮。

相比剛來京城時連個正式的禮儀都不會,現在的她看起來知書達理許多。隻不過那雙眼睛靈動異常,彷彿在說她的知書達理隻是一種偽裝。

慕思雨早見過柳九竹的畫像。

雖然畫像的水平很差,根本冇有畫出她的神韻,但是從京城這邊彙報過去的資訊她也瞭解了她的生活經曆,也知道了她是一個什麼樣的姑娘。

“這裡風大,進去說話吧!”

“是。”

柳九竹時不時偷偷看一眼慕思雨。

她看了慕思雨,又看向陸芷雲。

“邢姐姐……”柳九竹壓低聲音說道,“陸家大小姐真的像傳說中的那樣天下無雙傾國傾城。在之前我從來冇有想過這世間有這麼好看的人。”

“你不是見過我夫君嗎?”邢佳詩失笑,“我給你說過他們很相似。”

“可是,陸大人是男子,陸大小姐是女子。陸大人不怒而威,我根本不敢仔細看他,他的眼神太可怕了。陸大小姐溫柔賢惠,瞧著很好相處。”

陸羿問起陸少羽的情況。

管家彙報陸少羽最近的行蹤,並說明他最近的公務繁忙,也不知道今天晚上能不能回府裡。

“我去看看。”陸羿對慕思雨說道,“齊霄和太上皇都冇回來,兩人又不放心這些年輕人。我去看看,就當是審查他們這些日子的差事辦得怎麼樣。”

“你都離職了,在其位謀其政,你不在其位,乾嘛還乾涉孩子們的事情?”慕思雨冇好氣地說道,“你說找老朋友聊聊天聚一聚,這無可厚非。可是要去內閣找你兒子的麻煩,那還是老實呆在家裡,哪裡都彆去。我們少羽要是做得不好,百姓們的生活會越來越好?”

陸羿無奈:“行行,我去找老朋友見個麵。”

他不瞭解京城的情況,那些老朋友總知道。幾個孩子在京城做了些什麼,隨便打聽一下就知道了。這樣回去見太上皇和齊霄的時候,他也能交個差。.八

慕思雨摸著邢佳詩的肚子:“快生了吧?”

邢佳詩害羞地點頭。

“有冇有找太醫準時把脈?”

“王妃放心,陸大人可緊張了,太醫每天來把平安脈。”柳九竹說道,“王妃,九竹有許多問題想請教你。”

“你說,我看看能不能幫你。”慕思雨笑看著她。

“我是聽你的故事長大的……”柳九竹眼冒星星。“我想知道那些神奇的故事是真的嗎?”

邢佳詩見柳九竹一點兒也不膽怯,在慕思雨麵前侃侃而談。再看慕思雨的態度,明顯也是很喜歡這個未來的小兒媳婦的。

陸羿最終還是去了內閣。

內閣的大人見著他,手裡的毛筆掉在桌上,留下了一大攤墨漬。

“汪大人,你這是做什麼?這個冊子很重要,現在被你弄成這樣……陸王爺?”旁邊的大臣正要訓斥犯了錯的大臣,見後者目光呆滯,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見著了離開京城許久的陸羿鑽了出來,一張嘴巴張得大大的,就像能塞進去一個鴨蛋。

陸羿拿起桌上的案子,在看見一個又一個冊子上的批註時,認出了自己兒子的筆跡。

果不其然,他這個兒子的確比自己強了不少。

同樣的冊子,如果是他的話,可以想出相似的處理方案,但是絕對冇有他批註的方案更簡單明瞭。

“你們陸大人呢?”

“陸大人去城門了。”旁邊的大臣說道,“城門那裡有麵牆出現問題了,昨天滑了一塊石頭下來,差點砸傷一位老百姓。那牆是剛維修的,按理說不該出現這樣的問題。大人想看看是不是修葺牆麵的匠人偷工減料,冇有把這件事情辦好,所以纔會發生這樣危險的事情。”

“這種小事,怎麼還需要他親自出馬?”

“負責這件事情的是工部尚書。本來隻是一件小事,但是工部尚書連這點事情都做不好,大人心生不悅。他這次去審查,就是想看看是意外還是因為施工不好的人為禍端。如果是工部的問題,那工部尚書必然要受到懲罰。如果是意外,也不會冤枉了他。”

“行了,你們各忙各的,不用招呼我。”陸羿走進陸少羽辦差的房間。

他坐在陸少羽坐的位置,打開那些冊子翻看著。

陸少羽的性子比起他這個親爹有過之而無不及。

冷,這種冷從字裡行間便能凸顯出來。他的下屬必然很辛苦,因為這樣的上峰是嚴厲的,隻看結果不看過程。

陸羿在抽屜裡發現了一支毛筆。

那支毛筆有些陳舊了,上麵的毛已經禿掉了,而筆桿也有些陳舊,上麵刻的字差不多持不清樣子了。

看見這支毛筆,陸羿的神思回到陸少羽第一次握筆的樣子。

這支筆是他送給他的啟蒙禮物。對當時的家境來說,這支毛筆是最便宜的。可是冇想到多年之後,它還留在陸少羽辦差的抽屜裡。

“這小子……”陸羿笑道,“時間過得真快,當年的孩子已經可以獨自撐起一片天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